第209章 燕龙退婚
书名:鸿钧教我算命 作者:饿着肚子的鹰 本章字数:2428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09:19:42

姬州城里八成的人口都是姬家人,街道两旁看热闹的大部分当然也是姬家子弟了。姬凝阳毕竟是姬家家主的嫡长子,他一声令下还是有作用的。

很快数十人就将黑衣人给反包围了起来。

望着这些黑衣人,叶寒摇了摇头,继续跟着车轿往前走,至于姬家怎么去处理这些黑衣蒙面人,叶寒并不在意。

如果真要杀他们,以叶寒和姒燕龙现在的能力,虽然要耗费一些时间,倒也是能杀光他们的,但是叶寒并不打算这么做,他们为姬良昀报仇可以理解,最主要的是叶寒想看看姬凝阳会怎么处置。

这直接关系到肖氏在叶寒离开姬州城之后在姬家的生活优渥还是不受待见。

不过姬凝阳的处置,还算及格,所以叶寒并不打算追究什么了。

这一场劫道,叶寒早就推算到了,这都无需因果推算,只需要从人性角度来分析就足够了。

到了姬氏主宅,中门大开,姬良畴虽然没有站在门口亲迎,不过他也在主宅的主客厅等待着了。

当众宣布了肖氏的身份,并将主宅中的空置了十数年的主母的院落安排给了肖氏居住,还特意安排了几个丫鬟服侍。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姬良畴介绍了一个中年人给叶寒认识,这个人是姬凝阳最小的儿子,今年也有四十岁了,长相么继承了姬家人的样貌,气宇轩昂。

“他叫姬华康,你当叫一声表哥的,几日前老夫也答应你在一个月之内退下家主之位,老夫考虑再三,这家主的位置就交给华康了,你们表兄弟,以后当亲近一些,相互扶持。”

姬华康看向叶寒的眼神并不和善,甚至还有些愠怒,不过他的涵养还不错,姬良畴的话说完后,姬华康主动对叶寒拱了拱手。

“你们姬家家大业大的,相互扶持就不必了吧?我也帮不到你们姬家什么,以后呢,我也无需你们姬家能帮我什么。”叶寒朗声说道。

“别一口一个你们姬家你们姬家的,这怎么说也是母亲的氏族,如今你们叶氏不知所踪,这里便是你的家。”姬良畴有些不爽的说道。

此时正厅里除了姬良畴、姬凝阳、姬华康、叶寒和姒燕龙之外,还有一个白胡子老者和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

不过叶寒看到这两个人,只是通过因果便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这两个人都是因为姒燕龙而来的。

他们俩便是姒燕龙那娃娃亲的姬云可的父亲和祖父。

从他们一进门开始,这两个人的眼神就时不时的看向姒燕龙,眼神中说不出的满意。

姒燕龙也被他们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坐在那里就像是屁股上长了钉子一样。

“姒家小子,这两个一个叫姬凝风,一个叫姬华章,你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吧?”姬良畴介绍道。

姒燕龙听到这两个名字,立刻站了起来,躬身行礼:“燕龙见过姬爷爷、姬叔父。”

“不错,上次见到你,你还在襁褓之中,那时候我就说这孩子将来定有大出息,如今看来,我当年的眼光还不错。”姬凝风朗声笑道。

叶寒通过神识,感觉到客厅侧面的屏风后面还有两个身影的存在,通过神识感觉,叶寒也知道哪一个是姬云可。

叶寒坐在那里喝着茶,心中不免有一种看好戏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姒燕龙待会儿要说什么,所以很想知道那个女孩会怎么去做。

果然,姒燕龙接下来就再次拱手说道:“今日刚好当着姬家家主的面,燕龙有个无礼的不情之请。”

“哦?何事且说来。”姬良畴疑惑的问。

“本来婚姻之事皆父母之命,我祖父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定下这门亲事,按理说我自当要遵从的,只是我在江湖中历练,结实了一个女子,动了情念,还许下誓言,这一趟来姬州城,一则是陪戾天,二则是想......”

姒燕龙还在犹豫怎么说才能不那么唐突,不让大家脸上难看,谁知姬凝风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姒家与姬家齐名是四大世家之一,你又是家主嫡子,三妻四妾也属正常,可儿贤惠,自然不是妒妇,等你与可儿成亲之后,你再将那女子收入房中就行了。”

“姬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女子是楚云的皇室长公主,自然不可能为妾室的......”

“砰!”姬凝风一掌拍在了茶几上,“你的意思是让可儿做小?”

叶寒通过六识看到姬云可此时紧咬下唇,唇上已经流出血滴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姬爷爷,燕龙自然不敢。”

“那你倒是说说你想如何?”姬凝风怒气冲冲的说。

“燕龙是想,是想退掉这门亲事,若是姬爷爷觉得燕龙唐突,燕龙任打任罚,只是燕龙心中已有他人,而且与云可又素未蒙面,自然没有情感可言,此时商议,不至于耽误了云可再许佳婿。”

“退婚一事,岂是你这小儿可以做主的?即便要退婚也得让你父亲亲自来提。”姬凝风说着吹胡子瞪眼的站起身拂袖而去。

“燕龙,楚云长公主虽然是金枝玉叶,但是宗政氏得天下也不过三百多年,怎能跟姬家万年家族相比?此事莫要再提,而且婚事又是你爷爷定下的,你如何能弗了你爷爷的心意?”姬华章虽然也气愤,不过还是好言相劝。

“叔父,我......”

“此事我也做不了主,要想退婚,还真需要你父亲亲自来提,毕竟这是云可的爷爷和你爷爷当年定下的亲事,哎!”姬华章也站起身,对着姬良畴告罪一身,也匆忙离去。

就在姬华章离去时,屏风后面的两个女孩也从后门退了出去。

自始至终叶寒也没有见到姬云可的眼泪流出眼眶,叶寒不禁在心中对这个姬云可有了不一样的认知,这也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孩。

以叶寒的眼光来看,这个姬云可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跟朔月公主宗政羽彤相比也不分上下,只能说金菊海棠各有千秋吧!

姬云可最吸引人的便是她脸上的一对梨涡,之前叶寒刚注意到她的时候,正是姒燕龙跟云可的父亲祖父行礼的时候,那时候姬云可有些羞涩,从她的眼神里能看出来她对姒燕龙比较满意的。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姒燕龙的容貌在那里,叶寒在他面前也感到有些嫉妒,风度翩翩,而且姒燕龙二十岁不到就是宗师境了,这样的人,大部分女人都会喜欢吧?更何况他还是她早就定下的未来夫君呢?

看到姬云可咬破下唇,说实话,叶寒看到她那坚毅却又楚楚动人的模样,也有些心疼。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